舍得智慧讲堂》独家手记:凤凰网探访袁隆平

  不仅在海水里种水稻,沙漠里也成功种出水稻,88岁高龄的袁隆平再次做出“中国贡献”。如今,这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做客最新一期《舍得智慧讲堂》,讲述他的水稻人生。而在节目背后又有哪些故事呢?《舍得智慧讲堂》制片人为我们再现采访前后的情景。

  四月的北京还是草长莺飞的好时节,三亚已经俨然进入炎夏,热得人几乎不敢去海滩。

  我们来三亚也不是冲着海滩,而是为了比海滩更宝贵的人,袁隆平老先生。他的头衔大家都知道,中国工程院院士,“杂交水稻之父”。老先生素来忙,约访也是非常不易,我们提前两个多月做准备,摄制组浩浩荡荡奔向海南,4月14号集体抵达三亚,正值博鳌亚洲论坛刚刚落幕,余温犹在。别的同事从博鳌赶来支援,从博鳌模式切换到三亚模式。

  《舍得智慧讲堂》团队每个人都心怀激动,因为要见到童年教科书里的偶像。主持人胡玲说,袁隆平是一位熟悉的陌生人,又是一位陌生的熟人。他出现在课本里,每个人耳熟能详,像是“父老乡亲”,又是“衣食父母”。对创作团队的每个人来说,何尝不是这样的印象。

  纵使一切准备就绪,见他也并不容易,开拍前一天晚上,依然和工作人员反复确认地点和时间。现场亦是跌宕起伏。

  袁隆平的故事为大众所熟悉,但又永远牵动关注热情。节目甄选访谈嘉宾,也讨论了很久,我们的嘉宾与话题横跨财经、文化、公益、体育等领域,科技自然不容错过。如果在科技领域选择对中国影响最重大的人物,那么袁隆平毫无疑问在首选之列。

  还是没预料到撞上新闻热点。我们落地海南的前一天,国家领导人去看望了袁隆平,关切询问了南繁发展情况,一起去稻田察看。这当然是个大新闻,只是袁老先生的时间变得更加宝贵了。果然,在现场看到了数家同行。现场紧急协调,在互相谅解和尊重业务的基础上,我们找到了完美的解决方式,还是保障了我们一个多小时的专访时间。

  袁隆平和海南的缘分,始于半个世纪前。1970年,他的团队在三亚发现“野败”(野生雄性败育稻),这是杂交水稻研究的重大进展,随后“南优”“矮优”“威优”“汕优”等系列籼型杂交水稻相继涌现,逐渐地,“吃饱饭”不再遥不可及。

  “杂交水稻的成功,一半应该归功于南繁。”袁隆平曾经这么表示。我们也对南繁充满好奇,事先只是大概了解,喜温作物在南方繁殖,是育种的重要步骤。

  老先生由衷感慨,三亚是个黄金宝地,全世界我走了很多地方真正有三亚这么一个好的(南繁)条件,不多,比如美国的波多黎各,夏威夷,都没有三亚好,这个地方是老天爷给我们一个最宝贵的黄金地带,给到我们中国,所以说我们应该加以保护,要建设南繁硅谷。

  讲到这里,他非常动情。具体怎么建设,就是发展现代农业,把南繁硅谷作为一个示范,机械化,电气化,电脑化,都在这里实现,比如说水利,除了沟灌之外,还有喷灌,滴灌,最先进的农业机械,都要放到这里来展示。还要以优惠条件引进高级的科学家到这儿来工作,这是非常重要的。

  袁隆平还说,开国际大会,印度专家羡慕不已,流连忘返。一位科学家告诉他,你们水稻漂亮得像仪仗队。的确,纬度18度,条件得天独厚。

  胡玲也不免替观众表达疑问,杂交稻的基础是高产、高水、高肥,会不会牺牲了口味。袁隆平笃定地回答,我们既要高产,又要优质。“我得过日本越光奖,越光是日本的著名大米种类,人民生活水平提高,不满足于吃饱,也要吃好。既要高产也要优质。”听起来,鱼和熊掌要兼得了呢。

  杂交水稻的发展模式,也不是没有质疑,是不是把一块地圈起来,拼产量。袁老回答,不是的,我们是示范田,现在突破亩产1100公斤,在全国推广,要打个七五折,经过一期二期的逐步推广,可以达到平均亩产600公斤。节目上线前几天刚出的新闻,海南杂交水稻平均亩产突破1063公斤,也是巨大进步。

  技术突破了,推广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,老先生告诉我们,现在效益不高,农产品价格上不去,农民种粮的积极性就不高,土地抛荒,以湖南举例,农民种不种,都是一亩地补贴130块,其实这样并不能提高农民的积极性。他的建议是,补贴模式要改进,以产量来补,不以面积来补,产量越高,补贴越高,不种不补,这样才能充分调动农民积极性。

  外界对杂交水稻是不是转基因,也有疑问。袁老明确回答,我们的杂交水稻不是转基因,转基因今后也是一个发展方向,但是目前为止,还有争论。抗病抗虫的转基因,名字起的不好,叫毒蛋白基因,听起来吓人。转基因是分子技术的,“我们的十八般武艺都用完了,现在只能靠分子技术来提高。”全世界都在搞碳四(C4)基因,比碳三(C3)基因的光合效力高百分之三十到五十,现在是把玉米的基因转到水稻、小麦上来。

  老先生今年88岁,依然乐观开朗,世人熟知他有“禾下乘凉梦”。三亚水稻公园大门口的高高凉亭,就是用稻穗的形状修建的,映衬他在稻子下乘凉的梦想。老先生到90岁之前,还有两个愿望,一个是实现杂交水稻亩产1200公斤,二是海水稻研究成功。在如今“超级稻”最高亩产1149公斤的基础上,前者指日可待。海水稻,还在路上。

  想进一步扩大粮食生产,保障粮食安全,就是两条路,提高单位面积粮食产量,扩大耕地面积。杂交水稻遥遥领先,早已出口到国外,国外推广杂交稻,在2016年的数据是600万公顷,就是9000万亩,其中面积最大的是印度,美国种我们的杂交稻,大概60%多,我们的杂交稻,增产幅度是20%到25%,比他当地的品种,大大增加。今年支付给我们的技术转让分成费,大概会增加到600万美金。“他们很讲诚信的”。

  接下来要攻克的,就是海水稻了。袁隆平说,我们国家盐碱地有十几亿亩,其中能够种水稻的,有水的盐碱地有2亿亩,我们打算通过三年努力,把海水稻研究成功,推广一亿亩,扩大一亿亩的耕地,“不得了”,我们按最低的产量算,我们现在的海水稻初步结果是,亩产达到了600多公斤。

  全国推广,要打点折扣,按300公斤来算,一亿亩种海水稻,耐盐碱的,每亩按最低产量300公斤来计算,年产粮食是300亿公斤,这相当于产粮大省湖南省的全年粮食总产量,可以多养活8000万人口。

  袁老进一步告诉我们,今年会扩大海水稻的种植面积,主要在青岛。全国有12个区域试点,每个点呢,通过了区域试验,然后才能推广,再通过国审。今年扩大种植面积,争取三年之内,研究成功。之后在全国推广,按最低产量来算,300公斤,按照袁隆平的评分标准,海水稻亩产300公斤只有60分,算及格。“400公斤是70分,500公斤是80分。我们达到80分就不错了,海水稻达到500公斤呢,那就很不简单,在以前,就是劳模的产量啊。”

  以前的劳动模范,两三亩地能产一千斤的粮就不得了,“我们现在一千斤算什么呢,在杂交稻上面都是淘汰的对象,海水稻能跑到1000斤也不得了。”主持人胡玲接线岁,通过海水稻您又当了一次新劳模。”袁老先生笑得像个孩子。

  节目上线前,看到新闻,袁隆平海水稻团队共同启动“中华拓荒人计划”,在全国六个地方同时进行海水稻插秧“拓荒”,包括青岛、喀什、南泥湾、大庆等,基本囊括了我国主要盐碱地类型。

  采访前,主持人胡玲数了数,袁隆平一共大概得了二十三个大奖。还有小行星的名字他来命名,问他怎么看待身后这些荣誉,大声了重复了几次问题,袁老才听清,连连摆手,回答是,“不好意思不好意思,全国最高的三个奖都是我得了,特等发明奖唯一的还是,现在我们国家唯一一个特等发明奖是我。”

  “还有一次得了八个国际奖。奖项多了变成包袱了。做人不能骄傲自满,要夹着尾巴做人。名誉高了难做人,不能翘尾巴,当普通老百姓还自由一些。”

  他还调侃自己身上的形容词:奖太多了不好,都说我是“伟大”科学家,尾巴大了,“尾大不掉”,也是“伟大不掉”,说明尾巴大了也有好处,翘不起来。反而是表现出来对荣誉的诚惶诚恐。一再说,“杂交稻,遥遥领先于全世界,但是这是大家搞的,我只是起了一个部分带头作用,是广大的农业科技工作者,共同努力的结果。”

  对话中不免聊到,中国人说,“吃饭靠两平,一是,二是袁隆平。”他赶紧说,“我不能跟这样的伟人相提并论,那不好意思。我们杂交稻呢,的确是遥遥领先全世界。但是(成就靠)大家,我主要起了一个部分带头作用。”

  听到这里,又忍不住要笑。笑这位老人家的率真可爱。袁老先生拉小提琴也是一把好手,如果时间允许,真想听他在水稻田里演奏。

  他也很乐意跟我们谈他的“养生”心得,吃荤吃得少,吃水果多一些。锻炼,做操,自称“打球二三流货色,游泳是一流的”。早年打排球,经常打赢。(听者不禁暗想,是同事们让着您吧)。也靠游泳,“在地方研究基地没人游得过我”,还说自己80岁的时候参加农科院游泳比赛,“我是第一名”,第一名。排球比赛也是主攻手。

  袁老先生跟游泳颇有缘分,差点改变命运,小时候逃学去游泳,后来在西南上大学,拿到地区比赛第四名,前三名就可以进国家队,差一点。抗美援朝,参加空军选拔,已经选入预备班,最后因为是大学生“一律退回”。也是差一点。不由令人惊呼正好,“有的人生下来就应该干一件事儿”。

  2007年,袁隆平在凤凰卫视主办的“影响世界华人盛典”上,获得“影响世界华人终身成就奖”,领奖时,在台上说,书本里和电脑里种不出水稻,“只有试验田里才能种出水稻。” 第二年,袁隆平接受《鲁豫有约》的采访,他对鲁豫说:既然是终身成就奖,那就要干一辈子工作嘛。我觉得我身体还很好,肌肉很有弹性,我现在计划工作到80多岁,这应该没问题。认真倾听老人讲话的鲁豫表示:您一定会长寿,再工作十年肯定没问题。

  袁隆平外表非常朴素,皮肤黝黑,常年穿着衬衫,每天下田。对我们坦陈,学农很苦,但乐在苦中,因为有希望,吃苦就没有问题。“如果前途很黑暗,那个苦受不了的,是吧。”

  《舍得智慧讲堂》结束后,主持人胡玲说,座谈比预期中的难,难在语速。对老人家提问,要一再放慢速度,大声讲话,而他对每一个问题,都是认真诚恳地回答。这也令摄像机后面的我们感动。

  袁老兴致极好,一直要带着我们主持人胡玲去看水稻,摄影师们摩拳擦掌架好机器准备拍,但最后还是因为时间太紧,农业部的韩部长马上就到了,我们只好收工。

  充满好奇心的主持人,在水稻田里徜徉许久。天空飞过的鸟,水塘里的鸭子,昆虫欢叫,植被丰富,动物看起来安宁。这次拍摄我们随身带了航拍飞机,从空中俯瞰三亚水稻公园,大片青青稻田,辽阔无垠,即感慨大自然的天赐,又感叹人类的造物力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